• 云南方言网,致力于宣传云南多元方言文化,打造云南最大方言门户网站!
  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昭通方言

两只死鸡(云南昭通方言)

时间:2012/8/14 9:40:04   作者:未知   来源:网络转载   阅读:3038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    山村醒来,晨曦中迷离着眼睛,一挖,眼屎一大陀掉下来。     张婆娘一大早就站在村口,两只死鸡摆在脚下,一踩,还会有声音,鸡肚子头哩气没有放完。     摆好造型,搂起袖子,打散方巾...

    山村醒来,晨曦中迷离着眼睛,一挖,眼屎一大陀掉下来。

    张婆娘一大早就站在村口,两只死鸡摆在脚下,一踩,还会有声音,鸡肚子头哩气没有放完。
    摆好造型,搂起袖子,打散方巾,清清嗓子。
    一脚跺地上,整起一蓬灰,手指挖一下,开骂一句:“砍你个五马分尸哩,贼杀哩,老子养个鸡么,达养捉你爹了,你闹死掉,死你爹,死你家一倒家子。。。”
    原来是鸡死了说,字个张婆娘大清八早鬼捏捉了,扯声爷气鬼叫呐喊,烦死求了。

    村民在张婆娘的闹钟里醒了,一帮帮赶来望黄,有个婆娘问“张姐你家哩鸡杂个拉?给是死掉拉?哟,丈德咯。。造孽啊。。”
    别个不劝么算了,一劝,张婆娘一屁股坐地下哭“我哩鸡啊,晓得哪个砍头哩挨我家哩鸡闹死掉了”说完就哭爹看妈哩扯着嗓子嚎丧,就达娃娃死了男人跑了样得哩。
    三个两个哩来了更多人,婆娘越哭越凶,哭哩嘴角起连线,鼻涕挂嘴上,两个手指头捏着鼻子,闭起眼睛狠擤一回,甩干净手上鼻涕,又在鞋帮上搓两下,更干净了,接着嚎丧,使力挤的眼露水,带唱腔哭,山歌一样好听,娃娃些学的唱哭腔。

    村里有点名望哩二老者也来了,人群闪出一条路来。
    “杂个拉杂个拉??”二老者穿的长衫,眯着眼睛刁的起烟屁股,看样子还没水醒,烟屁股也要捉烧完了,老者怕烧捉嘴壳,帮烟屁吹了吐掉。
    人群帮忙说,张婆娘晓得惹捉啥子人了,人家帮她家哩鸡拿耗子药闹死掉了。
    原来是嫩个哩。
    “么你给认得哪个挨你哩鸡闹死掉哩乃?”二老者是受人尊敬哩人物,出了事情,当然要出来说两句。
    “认求不得”张婆娘一边哭一边说“我晓得惹捉他妈啥子人了,我就嫩个几个鸡,说养了么下两个蛋拿的乡街子上卖了给娃娃读书,拉,只回子鸡也死掉了,两个鸡呀,我哩妈妈呀。。。”
    “你认不得哪个挨你哩鸡闹死掉,克哪点找人赔哟。。”村里哩男人发烟给二老者扎,二老者点起烟,又有人扛来个板凳,二老者坐下,翘个二郎腿扎的烟。
    “肯定是张二毛整哩”张婆娘突然整出一句,眼睛也不出眼露水了,黑眼珠叽哩咕噜哩转起来。
    “好,克挨张二毛喊来”二老者一发话,几个小娃娃就往张二毛家跑。

    一小头头,张二毛就捉娃娃些带来了。
    “张二毛,张婆娘家哩鸡给是你闹死掉哩?”二老者达个判官样得哩,审问。
    “是哩,是哩,是我闹死掉哩”张二毛承认得麻利。
    张二毛家妈毛头格技哩头也没梳跑来了,一边跑一边嚎
    “你们给是欺负我家没得男人,我娃娃杂个会闹你家哩鸡,我一天到黑都跟着他哩,一头头都没走开过”
    张二老脑壳有问题,一天都是他妈委的起,也不可能有时间闹张婆娘家哩鸡嘛。

    还是没得结果得,二老者急了,只个事情改结不好,形象就不好了。
    往灰子村里头有什么大事小无,都是找二老者改结哩。
    老者坐不住了,起来走两转问旁边望黄哩人:
    “你们给认得是哪个闹张婆娘家哩鸡?”
    “认求不得,没望见”个个都嫩个说。
    二老者坐回板凳克。
    老火了,事情整不好,好说二老者自己赔张婆娘哩鸡,两只鸡还是贵哩哟,起码要个百把块钱。

    二老者急哩毛抓火燎,屁股生疮坐不住了,又站起来走哈。
    望黄哩人都要下地了,事情还没改结,急了急了。望半天没得个结果,望黄哩也没得心肠再看下克了,要散了。
    张婆娘咬死掉说是张二毛闹哩鸡,说就是看见张二毛昨天晚生家在自家门前串,张二毛家妈又不承认,说自己一天都跟的起娃娃哩,还有么,一个疯掉哩人,喊他说啥子他就会说啥子哩,一滴滴脑壳都没得里,就达脑壳头有黄泥巴筑紧掉,屁眼反涨扯羊耳疯那些人样得哩。

最后人都走哩差不多了。二老者眼睛一转,想出个办法来改结,可以赔张婆娘哩钱,还不消张二毛赔。

    二老者,张婆娘,张二毛和张二毛家妈,还有两个不下地要望黄哩,几个人抱的两只死鸡到大路边,村子头大路边昼时有车过,等的车来了,就说是鸡是遭车碾死掉哩。
    二老者觉得自己是要做件大事情了,高兴了达猴子样得哩,小山羊胡子都笑抖掉,老者蹲在路边,从怀窝头摸出包宝石烟,两头点火乃种,又摸出封黑洞洞哩火柴,擦几回擦着火,开始扎烟。
    等了几个钟头,没得一小点动静,不是张家村哩马车过,就是张家村哩牛车过,都是认得哩人,杂个说哟。
    张婆娘眼露水遭热头晒干了,两沟粗黑粗黑哩线挂的起脸上。

    来车了,一看还不是得农用车拖拉机,是小汽车,一个男哩开的起,旁边坐个女哩,生哩好看得很。
    人来精神了,忙的收拾好,望的起过来哩车。
    只张车是要过村子克别哩地方哩,一看就不是得来张家村哩。
    车过来了,车里头哩人望着外面,就象是城头动物园笼笼头哩动物看外头哩人,外面哩人朝车里头看,就象是动物园头哩人看笼笼头哩动物。
    “啪”哩一声,二老者朝的车甩了只死鸡,没甩在车上,张婆娘又甩一只,“啪”这只甩在车上了。
    车上哩人下来了。路边几个也围过来了。
    望黄哩帮忙,要伸手克抓开车哩男人,男人从裤包头唰唰掏出一百块钱递过来。
    几个人鼓的牛眼睛望的起。
    男人又掏一百,问“给够了”
    “够了够了。。”张婆娘一把抓过钱,对着热头照了哈。
    只个人聪明,懂事。
    打伙都没说啥子,开车哩走了。该要钱哩得捉钱了,不想赔钱哩,打伙高兴。
    望黄哩也散了,各人回各家吃饭带娃娃克了。
    二老者提出来,说要分五十块,讨价还价半天,分三十。
    张婆娘同意。回家就克枕头头掏了三十块钱送给二老者克。

    第二天,张婆娘赶场买鸡苗,给钱,人家说是假哩。换一张,人家也说是假哩。
    张婆娘一路嚎回家。开开门,要张老奶跟着克信用社找熟人看哈子给真哩是两张假钱,眼睛没长好,飞空空一脚陡翻掉鸡食碗碗。
    鼓着牛大的眼睛仔细一看,鸡食是黑哩。顺的起找到门背后,窗台上农药瓶子打泼了,盖盖没在,农药顺的起窗台下头哩墙淌的原先放鸡食碗碗乃个地方。


标签:两只 云南 方言 
分享到

免责声明:本站资源仅供学习参考,所有资源均来源于网络搜索及网友提供,所有言论并不代表本站立场,本站不承担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一切争议和法律责任!云南方言网[Www.YunNan517.Com]所转载的内容,其版权均由原作者和资料提供方所拥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您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
本站所有信息资源仅供学习参考,如果有转载,请注明来源及网址!谢谢您的支持!

来源:云南方言网 Www.YunNan517.Com

云南方言网 官方公众微信号:YunNan517 新浪微博: 请您资助我们

Copyright © 2009-2020 云南方言网 Www.YunNan517.Com All Rights Reserved.

滇ICP备12000143号